彬均瑞讀

爱不释手的小說 《深空彼岸》-第四百四十九章 腐朽的現世看書

Blair Harris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在这样万法皆朽的大环境下,九段就可以称之为超级高手,可是,那个九段强者却被异星人秒杀。
瞬息的死寂,没有人开口,所有人都心头翻腾,这是什么怪物?有些人在半年前亲身经历过地仙城的厮杀,先后对比,这个王煊崛起的太猛烈了。
这种拔高,这样快速的提升,给人很不真实的感觉,超级九段高手被他单手立劈,没有比这更震慑人心的了。
马超凡当场石化,它自认为实力在飙升,不久前还在嘚瑟,和王煊比划,原来两者间的差距竟这么大,根本不是几个段位的问题。
赵清菡、吴茵半年来都生活在密地,每天都在刻苦修行,深知现在神话生物究竟如何,王煊是他们同伴,同样来自现代社会,竟走到这种高度,能力压超凡世界的大高手了?
“大凶人,真是超凶啊!”小狐仙咕哝,正在拆零食包装,啃了一块巧克力,刹那睁大眼睛,感觉味道不错。
老狐开口:“这是要是在古代,神话最绚烂的年间,你这种天赋和根骨,可以只身在仙界杀出一大片地盘,崛起后是能够称尊做祖的至强者,生在这个年代有点可惜啊。”
这样的评价可以说太高了,让所有超凡者都动容,连老狐都这么说了,还有什么不服气的?
来自羽化、欧拉、河洛三颗超凡星球的人,一时间都沉默,尴尬,进退不得,尤其是站在最前面,要和王煊死磕的人,难堪无比,这还怎么打?
有几人彼此交换眼神,要不要一起上?可是,这个异星人实在太危险了,联手就能杀之吗?
他们不可避免的回首,看向几个老家伙,那是三颗超凡星球的上的大人物,是教主层面的人。。
只是,时代不同了,哪里还有地仙,更不可能有养生主,而且,在当今这个枯竭时期,所有人都在被一震再震,所谓的教主现在是指稳定在逍遥游一层的生灵。
在神话鼎盛时期,这就是笑话!
可眼下这就是残酷的事实,大宇宙对超凡越来越不友好,能稳定在这个层面的生物已经很惊人。而且,这还是借助结界、奇物的结果。
现在,来自羽化、欧拉、河洛的几位教主都在皱眉,从本心上来说,他们自然想为本星的人出头。可是现在,连他们都心中没底,境界似乎比那个人高?但是若论战力,那就不好说了。
现场没人开口,三颗超凡星球的人觉得很难受,难言的压抑与尴尬。
“我来吧。”在这种氛围下,紧张而让人沉默的时刻,居然有人主动站了起来,是一个老者。
连几位教主都露出异色,他们知道这个人,很神秘,曾找过他们,要整合三颗超凡星球的道统。
而且,这次也是此人主动来密地,要找老狐谈一些事。
“我来自仙界!”终于,他自报了来历。
这种的话语一出,顿时引发骚动,打破现场的宁静,所有人都吃惊地睁大眼睛,躁动不已。
活着的列仙?!
显然,这三颗超凡星球对应的大幕内,回归的列仙还不是很多,不然的话,他们不会是这副表情。
“哦,你在仙界什么境界?”王煊问道。
“接近准绝世层面吧。”老者平淡地开口。
羽化登仙九段,可以称之为准绝世,也被称之为妖圣、天仙等,更上一层楼,就是幕天这个大境界,也就是真正的绝世层面。
老者这种话语一出,着实引发轰动,这是一位准天仙、妖圣级的老祖?
“我是从河洛星走出去的修仙者,今天,看到后辈这么不堪,着实有些难过,忍不住要出手。”他平静地开口。
他看着王煊,道:“我这个人一向护短,今天只是单纯的想为后辈出头,你不想要说我不讲理,我就是这个性格,来吧。”
在当下的大环境下,他无限接近逍遥游二层,跨界时受损严重,再加上一震再震,他稳在了这个境界。
但是,无论是他,还是其他超凡者,都有理由相信,他这个几乎踏足逍遥游二层的老祖,远比同境界的人强大的太多了,这段时期一而再地被震落境界,道行也等于在被夯实。
“你这是典型的对人不对事,不讲道理,很好,我也不想留后手,来!”王煊开口,相当的冷淡。
“前辈……”无论是赵清菡还是吴茵,都快速传音,向老狐开口,请它做主,怕王煊血染密地。
虽然她们意识到,王煊很强,时隔半年的时间,似乎有奇迹般的提升,被老狐都赞誉不已,但是她们很难想象,他可以和接近天仙、妖圣层面的生灵对抗。
这一刻,羽化、欧拉、河洛三星的人很期待,有古代的神仙——老祖宗级的生灵,强势出头,这应该没什么悬念吧?!
他们的心境大起大落,现在,许多人长出一口气,觉得没什么问题了,今天的古怪与压抑气氛该被打破了。
老者没多说,整条右臂发光,像是一柄天剑复苏,发出刺目的光,面色冷淡,扬起右臂后向着王煊劈去。
这完全是复制王煊刚才的姿势,想以手掌立劈敌人,为三颗星球的超凡者讨个说法!
“你要用尽全力啊!”在这种关键时刻,王煊居然提醒对手,让不少人都吃了一惊,他什么意思,面对接近天仙、妖圣般的生灵,还敢这么自信?
在许多人看来,这着实有些放肆了!
此时,王煊攥紧拳头,没有多余的动作,右拳发出刺目的光芒,如神焰缭绕,各种细密的纹理浮现,散发可怕的气息。
哧!
老者的右臂如天剑劈落时,煌煌剑光异常璀璨,照耀的所有人都睁不开双眼。
然而,咚的一声,随着王煊直接挥动拳头,一切都改变了。
煌煌剑光被那一拳砸的崩开了,贯穿了,一拳轰过去,超物质沸腾,猛烈地席卷,让剑光溃灭了。
轰隆!
这一次响声巨大,不仅剑光爆开,连带着那老者也浑身都是裂纹,面孔如蛛网般交织血色痕迹,他震撼,惊悚,而后心中一片漆黑,眼神黯淡了,元神在瓦解。
一位接近天仙、妖圣层面的生物,从仙界回归,在密地中被人一拳打的肉身爆碎,血雾蒸腾。
王煊立身在原地,很镇定,以拳头解决了对手。
但是,现场不能平静了,那可是一位仙人,一位老祖,在大幕后都有赫赫威名,就这么在人间被人打死了?
这对于羽化、欧拉、河洛三颗星球的人来说,不亚于一场大地震,心中的信念都被那一拳轰的摇摇欲坠,满脸都是惊骇之色,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王煊没什么感觉,连郑元天都杀死了,眼下这个层面的生灵又算什么,在大幕中还比不上鬼僧、圆脸白虎呢。
在这腐朽的现世,不破限的生灵,非绝世层面的强者回归,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
“身在仙界,你连我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吗?说明你接触到的层面也不是很高啊。”王煊自语。
附近,所有人都发呆,甚至感觉惊悚,张口结舌,这又是什么情况?
此时,他们体会到一种深深的寒意,按照他的意思,仙界的人应该听到过他的名字?
王煊所说的是实情,前段时间,恒均、郑元天不惜撕开大幕,要针对他,仙界中不少高手都知晓。
“王大凶人……这是要上天呀!”小狐仙声音含混不清,满嘴都是零食,她美滋滋,话都不利索了。
马超凡则晕乎乎,这位王哥,不对,王主……人,似乎强的过分了,离谱到让它受到惊吓。它决定了,这次要跟着王煊一起离开密地,去远方的世界看一看。
吴茵美眸大睁,宽广的胸怀略有起伏,她是真的被惊到了,当初她所了解的王煊,被誉为最适合走旧术路的奇才,被很多人看好,但是,她无论如何也难以料想,他连列仙回归后能照杀不误。
赵清菡安静地看着,漂亮的大眼瞟了过去,这个老同学、亲密的同伴,真的很适合走神话道路啊。这才多长时间,就达到了这样的高度,她虽然了解王煊,知道他很多秘密,但还是被他惊的略微出神。
蜘蛛燈
吸血鬼圖書館
“我不愿打打杀杀。”王煊开口,看向河洛、欧拉、羽化三星的人,他希望这件事到此终结,他反感无意义的战斗,希望天下没有敌人。
三颗超凡星球的人,心中滋味难明,这还怎么打?再继续下去的话只能自取其辱。
站在那里,原本同仇敌忾并要出头的人,现在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都有些头大,更是很紧张。
“这件事就这样吧,到此为止。”老狐一锤定音,化解尴尬,让那些人退回去。
他们灰头土脸,默默倒退,坐在玉石桌案后,今天太丢人了,三大超凡星球居然被一个年轻人压制。
“走喽,我们去换新衣,看一看有多漂亮。”小狐仙打破这种紧张而又难堪的气氛,拉着赵清菡和吴茵跑了。
王煊开口,让小狐狸和两女都身形都为之一顿。
“前辈,你曾经是大幕后的一位绝世高手吧?”他很直接。
勇者的心
在场的人都傻眼,今天怎么怪事一桩又一桩,老狐是列仙中的一位绝顶强者?而王煊竟可以与这种人平视对话。
老狐开口:“来,我们慢慢聊,你放下戒心,我们之间不会有什么冲突。修行的事,超凡的领域,哪有那么多的打打杀杀,更多的是坐下来谈一谈。我想,你久等赵清菡和吴茵不归,对我有些误会了。”
与此同时,旧土,陈永杰身体微微发光,他皱眉,什么状况?他现在并未修行,怎么血肉通明,有淡淡的光雨流出。
“糟了!”很快,他想到一些事,在逝地中,在摆渡人的船上,他背锅了,体内被留下印记,有一场无法避免的跨域大战,一直在等待着他。
这怎么行?关琳再有几个月就要生了,他想陪在她身边,看着自己的儿女来到这个世上,现在老天想不成全他?
“徐福,徐大爷,你这个坑货!王煊,你在密地顺利吗?我这边要出事!”他不淡定了,强烈不安。
獵君心 熙大小姐
刚发单章,就自斩一刀,没治了,再想办法,第二章攒着,选个好时间段去发吧,大家别等了。


Copyright © 2022 彬均瑞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