彬均瑞讀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第五百五十章我搭臺,你唱戲分享

Blair Harris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微微颔首,端起小诚子一早备上的茶水润了润有些发干的嗓子。
“兵部,既然你已经出列了,你可有本要奏?”
“回陛下,老臣无本要奏。”
“嗯,那就先归位入座吧。”
“老臣遵命。”
柳明志等到宋煜回到自己的位置后,转眸看向了龙台下脸色已经渐渐舒缓下来的长子柳乘风。
柳大少看着自己的长子刚想开口说些什么,遮掩在平天冠珠帘后的脸色陡然变得犹豫了起来。
观察着柳乘风颔首低眉,提背静坐的模样,柳大少沉吟了许久最终将目光从长子柳乘风的身上移到了别处。
他原本想要开口提醒柳乘风一下,让他回去之后心平气和的跟瑟琳娜交谈交谈,让瑟琳娜告知一声在鸿胪寺居住的沙俄国使团的全体官兵安分一些,好好的配合鸿胪寺官员行事。
然而话已经到了嘴边,柳大少转念一想若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直接提醒柳乘风,未免有些落了他的颜面。
他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当今的皇长子,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岂能不照顾一下他的颜面。
想通了这些,柳大少将到了嘴边的话语重新咽了下去。
私下里自己父子二人之间说些什么都无所谓,众目睽睽之下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一二的。
这不但只是照顾儿子的颜面,同样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
谁让当朝的皇长子是自己的儿子,沙俄国的小女皇是自己的儿媳妇呢!
自己家里的事情,还是需要自己私下里去处置更为妥当,否则的话,难免会令朝中的文武官员生出一些别样的心思。
柳乘风似有所感,默默的抬头朝着端坐在龙椅上面的老爹看了过去,只可惜有平天冠上的珠帘阻挡住了柳乘风的视线,他无法看清楚老爹的神色如何。
然而柳乘风虽然看不清柳大少的表情,但是他却非常熟悉老爹的性格,感受到了柳大少身上平稳的气势,柳乘风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以自己对老爹的了解,他知道柳大少并未以为沙俄国使团闹情绪的事情心生不满之情。
柳明志察觉到长子柳乘风偷偷观望自己的目光,嘴角扬起些许微不可察的笑意,目光平静的打量着殿中的文武官员。
“诸位爱卿,除鸿胪寺之外,还有哪位爱卿有本要奏?”
“回禀陛下,老臣工部有本要奏。”
“准。”
工部尚书立即走到了龙台下,从袖口里取出了一本文书捧在了手里。
“陛下,多日前户部同僚忽然通知老臣,说是奉陛下之命,即刻停止修建陛下皇陵的一切事宜。
故而老臣今日上书问询陛下,此事属实否?”
柳明志看着工部尚书脸色淡然的点点头:“属实,爱卿的文书交由内阁批阅,十王殿核定便是。”
“老臣明白,老臣归位。”
“还有哪位爱卿有本要奏?”
殿中九成的文武官员再次目光各异的对视了一眼,不约而用的举起了手里的朝笏行了一礼。
“回陛下,臣等无本要奏。”
“无本好,你们舒心,朕也舒心。”
“陛下圣明。”
夏公明等到柳大少与其余同僚的话音落下,无声的暗叹了一声,举起朝笏走到了大殿的中央。
“回禀陛下,老臣夏公明有本要奏。”
柳明志见到夏公明这位内阁首辅终于起身出列了,心里瞬间变得有些激动,他知道夏公明这股东风终于要吹起来了。
至于这股风怎么吹,那就看这位老大人自己的本事了。
柳明志透过眼前的珠帘看着龙台下的夏公明,淡笑着点了点头。
“准。”
夏公明静静地从袖口里取出一本奏章,捧在手里直接翻开。
“启禀陛下。
自三皇治世,五帝定论。
自古以来,仁圣之君治天下,皆赖诸多圣贤之道教化万民,抚慰苍生。
至于千余年,历朝历代无出其右。
而今天道昭彰,吾大龙天朝雄主高坐上承天道,下顺民心,中和圣贤,故方有我大龙今日之乾坤盛世。
……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而今化外蛮夷不通教化,自当难以顺应天道。
故老臣……
陛下乃盛世仁君,自当大行仁义之举。以告皇天后土之泽,以慰天下苍生之心。
老臣望陛下择取吉日,即出天兵入蛮夷之地,大兴教化,抚民以生。
以彰显我大龙天朝之仁义也。
吾皇万岁万万岁。”
柳大少看着合起文书高举在手的夏公明,眼底情不自禁的闪烁着激动之意。
“小诚子。”
“是。”
小诚子疾步走下龙台,接过夏公明手里的奏章折返了回去。
“陛下。”
柳明志立即接过小诚子递来的文书,轻轻地翻开手里的奏章,低头佯装聚精会神的翻看起了奏章上面的内容。
文武百官见到柳大少全神贯注的模样,神色各异的朝着站在殿中央脸色淡然的夏公明看了过去。
除了宋清,兵部尚书宋煜,户部尚书老姜,荣威候他们四个早已经知晓详细情况的人物,不少眼明心亮的官员心里面嘀咕了片刻,隐隐的也琢磨过味来。
夏老大人的奏章中虽然通篇王化,教化,恩荣之类的仁义之言,可是总结下来表达的意思却只有一个,那就是催促陛下尽快派遣二路兵马出国远征啊。
嘶——老大人他什么时候转性子了?
以往这可是兵部,或者武官一方的事情啊!
怪哉,怪哉,事出反常必有因呢。
uu 小說
什么情况?本官怎么觉得老大人奏章上的内容除了说的好听一些,实则却全是劝谏陛下尽快出兵西夷之地的意思呢?
不对呀,这种奏章不应该是荣威候这位老侯爷的活吗?怎么轮到夏老大人这位内阁首辅出面了呢?
再者说这也不符合老大人的秉性啊!
逆剑狂神 一剑清新
咦?陛下的反应为何如此的平静?似乎一点都不惊讶老大人做出这样的事情。
莫非是陛下私下授意夏老大人如此行事的?
嗯!不出意外的话,十有八九是如此了。
夏首辅是不是睡糊涂了?以仁义之名,行兵戈之事,这是兵部与武官一方的拿手绝活吧?
以本官对夏首辅的了解,他不应该是那种抢兵部跟武官饭碗的人呢!
明白了,此事搞不好是陛下授意夏首辅的,就是为了让二路大军能够师出有名。
夏首辅出面,这是成全了陛下的仁圣之名啊。
嗯,没跑了,待会可得好好的配合才行。
哦——本官明白了,合着这是陛下搭台,让老大人唱戏给我们听呀。
领会,领会,如此情形,我们岂能不帮帮腔。
殿中一些眼明心亮的老狐狸仔细思索了片刻,马上就反应过来夏公明禀报的奏章是怎么回事了。
錯亂終身
收回观察夏公明的目光,一群老狐狸老神在在的坐直了身子,心里思衬着怎么配合柳大少演好这场戏。
马屁得拍的好,但是还不能拍的太明显了。
毕竟,现在夏老大人他才是朝堂上的‘主角’嘛。


Copyright © 2022 彬均瑞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