彬均瑞讀

精品都市小說 無敵神婿-地六百七十三章 反對之聲熱推

Blair Harris

無敵神婿
小說推薦無敵神婿无敌神婿
损伤了百余人,如果是在别的时候,这就是很大的伤亡,可对于昨晚上的战斗而言,这点伤亡可以不计其数。
不说受伤的,单单是死亡的战士便不下于一千人。
战斗是胜利了,可那是用生命换来的。
和青阳关实力相等的魂关,死了便有五百多人,受伤的更是高达五千多人,占据了队伍将近一半。
相比之下,青阳关的战士们当时在做什么?就算没有汇报,杨墨闭着眼睛也能够想到当时的画面。
薛昭该死!
就算没有发生科技大学的事情,他也不会放过薛昭。
“我应该和兄弟们一同上战场的。”凌火儿叹息一声。
她不知道自己认识的那些兄弟是否还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她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联系,但是她知道,自己还不能够。
眼下,她是杨墨的副手,她要帮助杨墨控制住局面,要保护住身后的兄弟们,让更多的人活下来。
陈木走到了高台上,连同薛昭也一同带到了高台上。
大唐鹹魚
“战士们,昨晚的战斗,你们都参加了,有何感想?有何感触?又有没有想说的话语呢?”
劍道師祖2 小說
陈木大声喝问。
“我们是守护帝国的战士,我们的生命是属于帝国的,我们会永远跟随在薛昭将军的身后,跟随他一同杀敌。”有战士高声回应。
“一同杀敌?那好,那我问你们,如果你们的将军想要杀自己人,你们也要跟着他一起吗?”陈木再次喝问。
战士们面面相觑,用眼神交流,希望对方能够为自己解惑。
“首领,我们相信,薛昭将军一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如果他做了,那也一定是有原因的。请首领相信薛将军。”
一位校尉大声回应。
“请首领相信薛将军。”
所有战士们一同呐喊。
“我也愿意相信他,可他自己都已经承认了。昨晚的战斗,你们都是参与的,都知道有多么危险,多少兄弟死掉,又有多少兄弟,身上会留下永远也无法抹除的疤痕。”
“可对昨晚胜利有贡献的人,不仅仅是大统领一个人,也不是我们这些将军,更不是只有你们这些战士。还有很多人,他们虽然没有参加战斗,但是他们的贡献往往更加大。”
“昨日,每个人服下的药粉,那是用来保命的,是一位科研学家,日夜不休研发出来的。他不是我们边关的战士,可是他却比我们更加关心战场的胜利。这样的人,难道我们不应该感恩,不应该保护吗?”
陈木一连串的呐喊,他的声音也变得沙哑。
有,两把刷子,是一个合格的首领。杨墨给予了肯定的判断。
五阁十关之间是并列存在的。
在他成为龙阁阁主之前,他和陈木之间是平级,青阳关的首领选拔,自然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杨墨对陈木的了解,更多的都是在资料之上。
“应该!”
全体将士呐喊,声势滔天。
陈木满意的点点头,高声说道:“是的,我们是应该用命守护。如果没有那些药粉,我们将有很大一部分人,无法活着回来。可是,你们的将军薛昭,竟然指引敌人,去杀帮助我们的人,要将这位科研学家置于死地,你们说,他应不应该被处罚?”
这一次,本应该也是众人怒吼声震天,气势如虹的。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发声,现在一片寂静。
“请首领饶恕将军。将军有错,可也是因为妹妹的死亡,让他心中难受,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一位将军站出来说道。
“请首领饶恕将军!”
这一次,所有战士再次万众一心。
陈木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杨墨一直在观察着陈木,心中有了判断,陈木并不知情,他并不是一个叛徒。
“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你们因为情义,而忘记你们肩头上的职责,以及内心的正义了吗?我告诉你们,薛昭的行为罪无可恕,他必须得死。”
陈木怒吼。
他对战士们失望到了极点,他不认为自己的战士都是不辨是非的存在。
之所以会这样,只是因为杀人凶手是薛昭罢了。
可难道就因为薛昭是将军,就要放过吗?
那样的话,不要说对别人有交代,就算是对自己,也交代不了。
“首领,我想要问一句,那位科学家死了吗?”那位将军询问。
陈木看向了杨墨,他也还没来得及问呢,那位科学家是不是已经死了。
“老大及时赶到,那位科学家还活着。否则,薛昭便是杀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也杀了你们的救命恩人。”凌火儿在一旁说道。
“那真是庆幸。”韩将军笑着说道:“这是上天在保佑科学家,没有让他陨落,同样也是上天在保佑我们,保佑薛昭将军。”
陈木闻言也松了一口气,人只要还活着便一切都好,人若是死了,对于他来说,也是大罪过。
“虽然科学家还活着,可是我们离火阁的战士却死了两个。”凌火儿冷冷的说道。
她突然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天田雪活着,倒是可以对薛昭网开一面,可难道两个兄弟就这么白白死了吗?
“这些将军放心,薛昭既然杀了人,便罪无可恕。今日,便用他的性命,为两个死去的兄弟偿命。科学家没有死,这是我们的幸运,可是这并不能够抵消薛昭的罪孽。今日,本座要亲自动手,送他上路。”陈木态度坚决。
他手下的几个将军将薛昭捆绑好,并且将一把沙漠雄鹰递给陈木。
“首领,你说的对,薛昭将军是应该死,他动了这样的心思就不行。但是他毕竟是为了守护边关,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人。并且,为了边关,他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难道就不能够格外开恩吗?”韩将军继续为薛昭求情。
一直没有开口,镇守在这里的征将白涛也站出来表态:“薛昭将军功在天下,若是就这么将他杀了,的确是损失。我们不如给他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再者,想来科学家也不想看到一位战功赫赫的大将军,因为他而死吧?”


Copyright © 2022 彬均瑞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