彬均瑞讀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愛下-314、事後救火比背鍋強(第四更,求全訂!!)

Blair Harris

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某美漫的超级玩家
下楼。
海伦和乔治已经在餐厅那边了。
乔治旁边有个摇篮车,里面,躺着家庭的新成员安迪,至于小乔治三个男孩背景板,昨天被外公和外婆接走了。
“洗手,吃饭吧。”
“哦。”
海伦微微一愣,看去走去厨房,洗了手之后的格温,和乔治对视了一眼,坐了下来,看去格温:“怎么了?”
格温看了一眼海伦:“洛克明天不回来了。”
“嗯?”
乔治眉毛一挑,看去格温:“什么?”
好家伙。
果然有钱就变坏。
我刀……
不对。
我特么刚给自己武器库添置的巴雷特狙击枪呢?
要不是私人没办法买迫击炮,乔治都有拿迫击炮炮决了洛克的想法了。
格温看着乔治的脸色,微微一楞,随即摇头说道:“不是,是洛克,感觉这案子有些古怪,想多留几天,最迟也会在三十一号回来的。”
海伦瞥了一眼格温:“那没事,就三天时间而已,怎么,三十一号有节目?”
格温无语:“妈~”
乔治则是皱眉道:“有问题?”
格温探出身子,捂住了摇篮车中小安迪的耳朵,看去乔治说道:“洛克说,那个嫌疑人在说完之后就当场死了,松顿叔叔没有和你说吗?”
“死了?”
“嗯。”
格温在说完之后,坐稳身子,点了点头:“对,而且听洛克说话的语气,感觉,似乎那个嫌疑人本来就已经命不久矣了啊。”
乔治摇了摇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想了一下,看去格温说道:“考普在抓到嫌疑人之后,给我打了一下电话,然后今天好像就没有打了。”
格温耸了耸肩。
火爆天王
乔治随即皱眉道:“不对啊,就算有问题,考普那边也会处理的,他留在那边干什么?”
格温说道:“可能是因为嘉莉吧。”
按照洛克的说法,嘉莉是切斯特私生女的事情,在德州的时候,只有洛克知道的,而切斯特是洛克的教父来着。
所以,格温觉得,如果是因为嘉莉的话,洛克留在那边是很可能的,毕竟,洛克也时常在学校里面说嘉莉是他的妹妹来着。
乔治那边放下了电话:“没接。”
海伦想了想:“如果那个嫌疑人和洛克说的那样的话,考普现在肯定没有时间接电话的。”
乔治点了点头:“也对。”
死人没问题。
但……
嫌疑人死在了审讯室,哪怕是有监控,那乐子也是很大的,尤其,还是像今天这样匪夷所思的死亡。
什么女巫。
什么诅咒。
嫌疑人在说完之后,还把自己的肺给吐出来了,然后画面很血腥的死亡,那这乐子就不是大的问题了,而是很大了。
幸亏这个伊恩·马伦的肤色是白的,这要是黑肤色的话,那乐子就是要超级大了。
不过就算是如此,今天,新奥尔良内务处那边肯定也是很忙的,而作为审讯的考普,在这个时候,没工夫接电话是很正常的。
毕竟要忙着应付那群专门为了挑自己人错误而存在的内务处嘛。
不过,这一次乔治和海伦明显想差了。
考普自己也想差了。
在按照指示,放好了自己配枪和手机之后,进入房间后,考普看着坐在房间那边的,两个带着墨镜的家伙,眯了眯双眸,扭头看了一眼房间,确认了一下这里还是他的新奥尔良警署后,看去这两个在房间里面还带着墨镜的两人:“你们是谁?罗伊呢?”
罗伊,新奥尔良警署内务处的,虽然他是内务处的,但他的人缘最好,所以,一般涉及到警探以上的内务调查都是罗伊先行出面的。
但房间里面的这两个人,很明显不是。
“松顿探长。”
其中一名黑衣墨镜人看着一脸警惕的考普,柔声的道了一句,出示了一下自己的‘国土安全证件’:“我们是国土安全局的。”
考普坐下来之后接过那人的证件,看了一眼,抬头看去:“克林特·巴顿?”
“对。”
考普将确认过真假的证件递给了坐在对面的克林特·巴顿:“国土安全局在我们局里有眼线吗?”
叫做克林特·巴顿,实则也为鹰眼的神盾特工收起了证件:“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松顿探长,但我们过来是提供帮助的。”
神盾局本来就是秘密机构,要功劳也没毛用。
“帮助?”
“是的,不过在此之前,松顿探长,能先说说这个案子吗?”
“卷宗有!”
“我知道,但……”
“审讯室的监控,也有,完好无损,没有被破坏。”
“这不是重点。”
那年听风 小说
鹰眼巴顿说道:“这案子很清晰,松顿探长,你没有任何问题,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一点,但,我们需要知道,在伊恩·马伦死之前,和你说了什么,仅此而已,我们是来提供帮助的,松顿探长。”
考普环抱着双臂,注视着坐在对面说着这句话,摘下了墨镜,似乎在表示自己很真诚的鹰眼巴顿。
神級升級系統
半响。
考普摊了摊手:“行吧,你们要求的。”
说着。
考普便将在审讯室中,那个伊恩·马伦从开口到结束,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下,什么女巫啊、什么诅咒啊,一字不漏。
末了。
考普看着那认真做着笔迹的另外一个没有说话的特工,忍不住的摇了摇头:“你们不会真的相信这个家伙的鬼话吧。”
都什么年代了。
还女巫诅咒?
这年头,自己不抽烟,但得肺癌的人还少吗?
人家不喝酒,肝硬化的人也不少啊。
鹰眼巴顿看去旁边的特工,后者点了点头,巴顿随即朝着考普说道:“松顿探长,这一点我们是知道的,没问题了,你可以走了。”
考普皱眉:“就这?”
鹰眼巴顿起身,带上墨镜,看去考普:“松顿探长,我们刚开始就说过,你没有问题的。”
但他们有问题。
而且很大。
“女巫?”
“是的。”
在神盾局驻新奥尔良的办公室中,鹰眼巴顿看着办公室屏幕上连线的,也不在三飞饰,而似乎在家里居家视频的玛丽亚·希尔点头道:“我们调取了去年这个马伦的体检报告,还有神盾法医进行了尸检,确认了,这样的肺,不可能在一年内形成,最少,也应该有三十年了。”
而那个伊恩·马伦今年才多少岁?
三十五岁。
也就是说,想要那块肺的话,除非,伊恩·马伦在五岁的时候,肺部就已经开始病变了。
“对了。”
“怎么了?”
鹰眼巴顿皱了皱眉,看去屏幕上的玛丽亚·希尔,说道:“这案子,有我们的熟人。”
穿着居家服,身边还有几条打狗围绕的希尔皱了皱眉:“熟人,谁?”
“洛克·布劳顿!”
“……他?”
“是的。”
玛丽亚·希尔微微一愣,随即说道:“他不是在纽约吗,怎么突然跑到新奥尔良了?”
鹰眼巴顿将他得到的情报告诉了玛丽亚·希尔。
他本来是休假的,而他的牧场就在新奥尔良这边,准确的来说,就在莱里湖的隔壁,靠近格兰德湖的位置上。
在接到局里说,新奥尔良警署的有个线人说这里有个嫌疑人自己把肺给吐出来了,所以,鹰眼巴顿就临时跑过来调查了。
毕竟现在是圣诞节来着,一般没什么行动的情况下,神盾局的外勤特工都在放假,所以,为了不让娜塔莎或者芭芭拉等人从国外赶回来,他就只能上场了。
“死者是洛克·布劳顿的朋友?”
“嘉莉·切斯特的朋友,洛克·布劳顿和嘉莉·切斯特是朋友。”
“嘉莉?”
玛丽亚·希尔眼前一亮:“嘉莉,这名字,我怎么听起来,有些熟悉?”
下一秒。
玛丽亚·希尔想起来了。
那个在奥古斯塔发生故事的女巫,似乎也叫做嘉莉。
不过……
和洛克说的那样,嘉莉是一个很普遍的名字,在联邦,叫嘉莉的女孩纸很多,下有五岁的小姑娘,上有八十岁的老太太。
更何况。
嘉莉的身份是洛克精心准备,似是而非编写的。
玛丽亚·希尔也只是嘀咕了这么一会,也没有放在心上,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鹰眼巴顿说道:“那我……”
“不用。”
玛丽亚·希尔摇头:“既然涉及到女巫,那就不是我们能管的事情,联系多兰教会吧,让新奥尔良办公室那边这段时间盯紧一点,辛苦你了,巴顿特工。”
鹰眼巴顿说道:“我知道了,局长。”
玛丽亚·希尔和巴顿道了一声晚安,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她和尼克·弗瑞最大的不同,就是她很清楚的知道神盾局可以是很强大但也很弱小,比如恐怖行动什么的,让神盾局上还行,但涉及到超凡的事情?
呵呵。
玛丽亚·希尔上台之后才发现,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前任,堂堂的尼克·弗瑞大局长,竟然将美队创建,然后佩姬·卡特女士拉拢才留下来的咆哮突击队的各个超凡队员,全部得罪光了。
在咆哮突击队的几名超凡队员没有回归之前,玛丽亚·希尔要做的事情很简单。
事后救火,总比事发背锅要强!
不过……
洛克·布劳顿?
玛丽亚·希尔回想着洛克的行动轨迹,忍不住的挑了挑眉。
似乎……
洛克每到一处,都有故事发生呢?
错觉吗?
……


Copyright © 2022 彬均瑞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