彬均瑞讀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討論-第五百九十一章 自己站出來相伴

Blair Harris

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
小說推薦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大人,这洞出现在我冯家,还是让我冯家派人谈查一下吧!”
在看到这个洞口的时候,冯家上下知情人全部脸色微变,他们当然知道这底下是什么。
当得知沈钰要来冯家搜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让人完全封住了各个地牢的入口。
这些这地牢可是在二十几米之下,只要洞口一封根本找不出来,不怕他们搜。
原本他们还等着看沈钰的笑话,等着看他一无所获时的难堪。
可现在突然这里一下就多了一个洞,这么深的洞口,切口平滑,一看就像是被剑气削平的,这么明显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啊。
摆明了是早知道,现在突然给他们一下,这是在耍他们玩呢。
萬界託兒所
可沈钰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自家的内部难不成有叛徒?
眼见黑衣卫借着绳索跳了下去,离他们的秘密越来越近,冯陌尘脸上虽然看似平静的,但心中已然是多了几分慌乱。
“沈大人,对方连我冯家都能瞒住,可见做下此事的人绝对不一般。”
“万一要是有什么事情,派下去的人恐会损失惨重!”
“要不,还是让我们冯家派高手前往查探吧,毕竟这是在冯家,应该由我冯家一力承担!”
“这就不劳冯家主了”看着冯陌尘,梁如岳不屑一笑。
“无论有什么,我黑衣卫都不会退后半步,刀山火海亦是面不改色!”
“怎么,冯家主是在质疑我黑衣卫的能力?”
“你!”要不是沈钰在这里,就凭你是什么玩意,也敢这么跟我说话,信不信分分钟把你砍成十八段。
“咔咔,嗡!”就在这时候,一阵轻微的机关响动从洞口下传了出来。
随即洞口深处无数的弩箭出现,似要将冲下去的黑衣卫全部射成刺猬。
只不过,当这些弩箭在靠近的时候,却被一股力量挡在了外面。
洞口之上,沈钰虽然没有下去,但却时刻关注着地下的情况。手轻轻一挥,里面所谓的机关陷阱顷刻间就变成了一堆破铜烂铁。
“雕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轻哼一声,沈钰身上的剑意一闪而逝,无数剑气如漂泊大雨涌入了洞口之内。
所过之处,如摧枯拉朽般侵吞一切,无论是机关陷阱或是埋藏在一旁的高手等等,都在剑雨之下被全部带走。
整个地牢从上面往下看是一片狼藉,除了刚刚下去的黑衣卫外,感觉不到有任何其他的动静。
“这,这…….”这一幕落在冯陌尘眼中,顿时让他感觉瞠目结舌,还带这样的。
手向后面悄悄做了个手势,后面的冯家人在看到之后都是沉重的点了点头。这个手势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要做最坏的打算。
狡兔三窟,他们该立刻准备后路。即便是这里的冯家人全军覆没,也务必要保证一部分妇孺可以离开,保证冯家的传承。
不过,还没等人群中的一两个准备悄悄离开的冯家人动身,周围的黑衣卫就已经将他们全部包围在了里面里面。
“沈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谁都不能走而已!”
看了眼后面脸色不善的冯家众人,沈钰轻声笑了起来“怎么,冯家主这就给自己准备后路了?”
“大人不要误会,我冯家身正不怕影子斜,怎么可能会做什么逃跑之类的事情,此乃无稽之谈!”
“大人,大人!”就在这时候,洞口下传来黑衣卫的叫喊声,紧接着他就被拉了上来。
盖世仙尊 王小蛮
“大人,这洞下…….”
“洞下怎么了?”
“大人,我们在里面发现了大量百姓和一批江湖高手,他们应该是被下了药,身上的症状更是各不相同。”
“若卑职所料不错,他们应该是在被试药,只是里面的惨状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着实,着实是惨绝人寰!”
“是么!”冷冷的看了眼冯家众人,沈钰伸手向洞口处“请吧,冯家主,证明你们冯家清白的时候到了!”
“沈大人,眼见不一定为真,这些我冯家是真的不知!”
“我冯家的家风有口皆碑,世人皆知!”
“下去!”
“沈大人!”
“本官让你们下去!”
恐怖的气势掀起滔天巨浪,站在沈钰身边,冯陌尘感觉自己渺小如尘埃,犹如大海中肉眼不可见的小帆船。
只要一朵小小的浪花拍来,他就随时都有可能覆灭在这巨浪之中。
面对如此可怕的沈钰,如此恐怖的气息,冯陌尘知道自己没有说不的权利。
咬了咬牙,这才一下跳入洞中。其他冯家人也在沈钰冰冷的目光中,一个个的接连跳下。
此时在洞中,黑衣卫正在整理所有发现的东西。里面有一群人早就他们已经被沈钰的剑雨所杀,不过却连血中都透着一股药味。
“这些便是你冯家用药炮制出来的活死人吧,这样的药人制成不易。想必每成功一个,就要牺牲掉不少人吧!”
看了眼这些人,若不是他提前出手,恐怕刚刚下来的黑衣卫在第一波打击中就会死伤殆尽。
这里是冯家的密地,他们怎么可能不安排高手看护。只是在沈钰的剑下,再厉害的高手也只有饮恨的下场。
“沈大人,你在说什么,我们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随手抓起了一人,沈钰冷冷的说道“没有神智,没有感情,没有思维,只知道按命令办事的药人,你说你听不懂!”
“这里只是你们冯家其中一个地方而已,在冯家的小湖下也有,在你冯家家主的书房底下也有,我说的有错么?”
“沈大人,这,你说的这些我完全不知道啊!”
在沈钰面前,冯陌尘依旧是一副完全震惊的模样,但心里其实已经确定。
家族内部这不是有叛徒,这是把内裤都给卖了,完了,他们冯家完了!
“冯家主,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沈大人,这绝对是有人栽赃陷害!”
“是不是栽赃陷害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極品複製
“大人!”这时候,早早下来的黑衣卫急忙走上前说道“卑职已经问过那些被抓来的百姓和江湖高手们了,他们都说是被冯家所抓,有一部分是被冯家骗来的!”
“冯家明面上赠医施药,对江湖上的高手大开方面之门,暗中却将这些人偷运至此用来试药。”
“冯家人对不仅他们日日折磨,而且每天都会有人在凄惨中死去,但每天都会有人送过来!”
“单是这一处,每日惨死者就不下几十人!”
“放屁,污蔑,绝对是污蔑!”即便是站在沈钰身边,冯陌尘也依旧是急得跳脚。
沈钰什么脾气他们自然是有所耳闻,这口锅无论如何也不能砸在冯家身上。
“大人明鉴,这绝对是有人在打着我冯家的旗号在做事,我冯家是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冯家主,你好歹也是冯家家主,在你们冯家你们还敢说自己不知道?人证物证具在,你们还想抵赖!”
“来人,将冯家所有人拿下,若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再给本官仔细的搜,挖地三尺,不挖地三十丈也得给我找出来!”
“等等,沈大人,这,这绝对不可能啊!”这一刻,冯陌尘将演技用到了最巅峰,整个人都显得震惊和惶恐。
好像对此完全不知道,完全就是一副被冤枉了的委屈和不甘模样,让看到的人都不有竖起大拇指。厉害啊,厉害!
“我知道了,定然是家中有小人,而且此人地位一定不低!”眉头一皱,冯陌尘好似突然间恍然大悟,想通了一切。
“这是谁干的,自己站出来,你们这是陷我冯家于不仁不义之中!”


Copyright © 2022 彬均瑞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