彬均瑞讀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弗洛伯伯-第二千五百四十二章 抵達東部防線熱推

Blair Harris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小說推薦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海尔波去了东边。”
当纳威等人正在为某颗长在树龙背上的大花苞而好奇的时候,通过片刻的休息,大概冷静下来理清了思绪的赫敏,终于也去到了维莉的身边,与其进行了一番简明扼要的对话。
末了,维莉便依照自己的判断,以及在出来之前老管家所提及的推测,最终给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当时在海尔波离开之后,我让人补充过一次情报——战场东侧的防线原本是国际巫师联合会的联军负责的,但在近期,那里发生了一些变动。”
维莉一边轻抚着树龙搁在自己眼前的大脑袋,一边对站在自己身后的赫敏随口道:
“另外三家终于开始行动了,他们各自派出了一批队伍合军一处,接手了联合会负责镇守的东部防线。”
“‘另外三家’?”不远处的哈利似乎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此时忍不住插了句嘴,“什么意思?哪三家?居然能让联合会二话不说就将这么重要的防线交出去?”
不过也就在这时,卢平却是若有所思地看着维莉的背影道:
“据说当初欧洲战乱、民不聊生,国际巫师联合会在战场废墟之中应运而生。凭借着四位创始人庞大而复杂的关系网将绝大部分参战方都一并拉上了会议桌,敲定协议一举平定了乱世,之后四位创始人便隐于幕后不再出面。那四位创始人,其中之一好像就是姓布洛瓦吧?”
维莉闻言,依旧平静,只是稍稍转过身来略一颔首道:
“虽然我也不是非常清楚,不过好像大概就是这样。”
天演錄
“说起来,我记得,书上说联合会的第一次会议就是在法国召开的。”赫敏下意识地道,“原来,这才是如此选址的原因吗?”
“那倒应该不是。”卢平摇了摇头,“有记载的所谓‘第一次’会议,实际上已经是战乱中止后联合会正式实行监管职责时的会议了,当时四大创始人也早就已经不再插手联合会的运转了。”
“总之,”哈利迟疑着道,“这三大家族同时参战,应该……算是一件好事吧?”
然而,换来的却是卢平蹙着眉,微微摇头。
“那三个家族的情况,不像我们已经熟悉了的布洛瓦小姐的家族。虽然同属欧洲四大家族,实力与底蕴绝对不会差到哪儿去,可要说他们踏入战场时都抱着一份什么样的心思,那我们可就无从得知了……”
“更何况,”卢平最后说道,“面对化身恶魔的海尔波,即便是那三大家族联手作战,能做到什么程度也依旧是个问题啊!”
……
一时的休整,并不能让众人那身心的疲惫得以充足的回复,再度启程的一行人脸上,依旧能够看得到那被刻意隐藏起来的倦意。
只是在维莉也加入了这支队伍之后,大家终于是不再需要遮遮掩掩地赶路了——这不单单是因为赫敏等人已经有了经维莉首肯的布洛瓦家族的掩护,主要还是因为,就维莉那些“宝贝”们行动起来所造成的声势,是想藏也藏不住的。
所以至少,这回大家赶路时的速度明显要比之前,快了许多。
“赫敏,”半空中,骑着飞天扫帚正领队飞行的哈利稍稍减速,退到了与赫敏并肩的位置,“伦敦发生的事,我们真的要瞒着布洛瓦小姐吗?”
赫敏听到后,不自觉地低头朝着下方看去,坐在疾速突进的树龙背上的维莉那一头银发被劲风拂起,宛如一条银白色的飘带甩在其身后,随着气流摇摆不定。
维莉没有抬过头,在上路以后一直都在专心赶路。虽说在双方相遇之后,维莉很自然地就接受了与她们这一行人共同行动的提议,但从她整体的表现来看,赫敏却觉得她只是对自己等人的出现和加入……乃至对于她们等人同行的那一群姿态各异的活尸异族,都并不是很在乎罢了。
仿佛在维莉的心中,另有一个无关他人的目标在暗暗指引着,引领着她在这片战场上一路前行。
“离开伦敦之前我们就讨论过了,那件事,在出来以后肯定是要暂时保密的,因为我们还承受不了把它告诉别人之后,将会带来的后果。”赫敏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而且我想,在隐瞒着什么的,未必只有我们。”
在说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赫敏的视线已经从下方的维莉身上移开,不过她所说的,显然仍是维莉。
“是……吗?”哈利也低头望了维莉一眼,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
赫敏的怀疑自然是有一定道理的,而事实也正如她所察觉到的那样,维莉对他们,也同样有所隐瞒。
不,那或许并不该被叫做“隐瞒”,因为说或不说,维莉其实并不在意。
之前在说起她对海尔波去向的推断之时她就已经提到过,自当日海尔波在德法边境防线离去以后,她就在老管家的建议下补充过一次情报。
在那份因为混乱的战局而略有些滞后的补偿性综合情报当中,不仅有有关第二战场实时动向的一些最新消息,也有很多涉及到了战场之外总体时局的情况汇报。
而很显然的,关于马克西姆夫人那声势浩大的某个宣传行动,在其中甚至也占据了不小的份额。
换句话说,玛卡的葬礼即将举行的事情,维莉已经知道了。
但是她没有说。
不仅没有说,她自己似乎也全然不在意这个对很多认识玛卡的人而言,绝对算是极为惊人的重大消息。
没人知道维莉是怎么想的,毫无疑问,即便是多少猜到了她听闻此事之后可能会有的表现的她的父亲,大概也并不真正了解自己这个女儿有时候究竟在想些什么……
赶路的过程有些冷清,除了偶尔的对话,大家基本上都只是在迎面而来的呼啸风声中默默地向前、再向前。
一直到遭遇敌人的频率不断上升,甚至放眼望去前方再没有安宁之地的时候,东部防线已然触手可及。
“情况……有些糟糕啊!”哈利手搭在额头上,遥望着远方,口中喃喃地道。


Copyright © 2022 彬均瑞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