彬均瑞讀

优美都市异能 詛咒之龍討論-第二千二百四十四章 可能的最初契約鑒賞

Blair Harris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诅咒之龙
“那么最后一个话题就是契约了。”依琳看郑逸尘将‘原典’放了回去,引出来了最后一个话题。
傾國妖寵
这一份恶念诅咒本质上就是一种‘契约’,强制性的契约,只要接触过扭曲信息的存在,都算是被动同意了这一份‘契约’,但这一份契约的表现又不像是现代流传的那些契约一样,非常有强制性的约束。
更像是那种不受法律保护的黑色协议,但这玩意在对那些不讲法律的存在而言,就显得很有用了,接触到扭曲信息的存在,会被这一份诅咒契约影响,但若是能摆脱那种扭曲信息,影响就会消失。
郑逸尘问道:“这玩意算是最初的契约咯?”
“可能吧。”依琳也不能确定这一点,但是这东西的确有着契约的效果,虽说很原始很粗糙,可影响力却不是假的。
“或许世界上能有契约,就是以前的时代遗留下来的问题。”安妮这个时候开口了:“神代生物被世界‘吞噬’,留下了恶毒的诅咒,但那种诅咒除了留下来祸害后人之外,未必没有对世界本身带来影响。”
黑寡婦:前奏
“只是世界本身对这种诅咒的抵抗力更高,负面影响没有受到,反而得到了额外的特性。”
她举了一个生命魔技上的例子,在生命魔技上,那些会破坏生命的东西未必只有坏处的,像是毒之类的东西,大部分的存在会因为毒而死亡,也有一小部分特殊的例子会将毒个吸收掉,不仅能够产生相应的毒抗,还能获得更强大的毒性。
这就是将负面的因素转变成为有利于自身的例子了,除了毒之外,别的方面也是如此,比如某些带有特殊力量的寄生生物,那些生物寄生目标后会控制目标,但也要被寄生的宿主过于强大,或者是精神过于强大,直接反过来抹去寄生生物的意识,将其反过来支配的例子。
这样的情况在生命魔技中并不罕见。
既然‘诅咒原典’上的记录包括了神代噬神的信息,那么安妮的猜测就不是妄加猜测的。
“不排除这个可能,神代可以认为是漏洞很多的版本,神代的神就是漏洞本身,世界噬神等于说是修复那些漏洞,将其封号。”在场有郑逸尘和小孩子,依琳直接用最简单的方式叙述了一些可能性。
“神代有漏洞,古代那就算是遗留的漏洞了?这么一想,诅咒原典还是被世界利用的一环咯?”郑逸尘补充,毕竟有封号那自然就有人想着用各种方式逃避封号,投诉肯定不行,那就用各种方式回避检测了。
黑塔里的神代生物就是用特殊的方式回避了检测,但重新上号的时候却发现游戏版本变了,被打了补丁之后,他们无法恢复正常,只能成为时代的影子。
“有些漏洞不好修复,或者说是漏洞太多,那就抹去所有的知情者也可以,外加世界的力量层次正在降低,抹去了所有知情者,后来的生物所拥有的力量层次也达不到相应高度,也就无法发现那些漏洞。”
郑逸尘有些头疼:“也就是说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
从神文力量还能用这点来说,就意味着那些‘世界漏洞’实际上没有完全的修复,只不过用了会被封号,以消除自身的存在封号的那种形式,这点郑逸尘怀疑整个世界本身就有参考黑塔生物的样子?
“可以这么说,但结果都一样。”依琳语气平淡:“一切不会因为我们知道的太多而出事,更不会因为我们知道的太少而不会出事,只要出事,那就是牵扯到大陆上所有生物的结果。”
无论是扭曲信息还是异界诅咒,那些东西哪个不是一旦爆发就能让大陆所有生灵完蛋的东西?
即使那些都算是时代的残留物,可那种残留物中却蕴含着过去的强大生物的深厚怨恨。
“与其精准的进行修复,不如大范围的清洗,够干脆的,这个世界不会是活着的吧?”郑逸尘咧着嘴,拿出来了一个世界仪,世界地图他已经完善了,缺乏的就是对海洋区域的探索。
那些地方风暴厚重,等以后再说了,现在这个世界仪看起来就跟一颗眼珠子差不多。
“从现在的种种表现上来看,说不准哦,不过世界上能有这么多过去时代的残留物,就不要那么担心啦。”安妮笑着对郑逸尘说道:“就算是活着的,也不会像是智慧生物这样,最多就是对特定的情况有反应。”
如果世界本身真的是活着的,还非常活跃,那么遗留的那些过去之物也不会这么多,所以世界本身最多就是对某些情况有着特定的被动反应。
“说不定整个世界就像是一个类似于虚幻世界的存在呢。”郑逸尘笑了笑。
“想的太多了,是那样的话就更加不会留下这么多的残留,同时也不会这么粗暴的清理漏洞。”依琳神色不为所动,郑逸尘说的的确是有可能,然而也只是一种可能性。
类似于虚幻世界那样?虚幻世界的设定非常庞大,可若是出现了什么漏洞的话,马上就能找到,无论隐藏在什么地方,毕竟虚幻世界的本质就是一个独特的魔法框架,再怎么庞大,也不会改变那个框架的大小。
直接从框架上找出来漏洞非常容易,况且无论是禁区还是黑之月以及绝望深谷那种地方,都不算是正常区域,世界本身有明显的主动性意识,那么会放着这些地方不管?若说这是故意的,就和他们探索到的历史有冲突了。
“不管如何,我们对过去的历史探索更进一步了,以后少用契约就好了。”郑逸尘站了起来,现在再怎么想也只是对现有的情报加以分析总结,推测过去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些事情有的和他们现在无关了,有的则是让他们要更加全面的做好准备,契约的起源来自于神代‘众神’的诅咒,这事说起来也是挺让人难以置信的,不过从现有的发现来看,可能性挺大的。
那个洋娃娃的根脚高的很,奈何世界版本打了补丁,后来又被古代生物摁住了,虽然古代生物最终也没有逃离灭亡的结果,但古代生物终究是奋斗过,而且还是全面奋斗的那种。
现代?信息遗失的更加严重,要不是发现了洋娃娃这个诅咒原典和诅咒异界,恐怕大陆的人类还不会认知到世界浩劫的信息,对此知情的大概就是龙族了。
然而龙族缩在龙界,当初也未必没有藏着来避灾的想法,毕竟世界里了层次都衰退了,龙界可是古代存留下来的特殊空间,质量和古代的水平挂钩,现代真出现了浩劫,撑过去的可能性不会太低。
只是龙族撑过去了,面对的问题也不会太低,比如说随着世界力量层次的衰退,他们的血脉力量也同步衰退这点,这个时代真完蛋了,龙族幸存了下去,兴许下个时代,龙族就会变的连魔法都难以释放。
至少不能像是现在随意的释放高阶魔法,同时生物之间的差距进一步的缩小,龙族在身躯上依然强大,但被别的生物用工具猎杀的话又更多的猎杀概率,同时以一敌万甚至更多的情况不复存在。
整的跟版本平衡一样。
“不得不说命运魔女很有前瞻性,那么这份信息要上传到魔女群里吗?”安妮看向了依琳。
普通攻擊是全體攻擊而且能二次攻擊的媽媽你喜歡嗎?
风流神针
原典和那些扭曲知识肯定不会上传的,传上去了没好处,但一些他们交流出来的信息和原典的基础信息却可以。
“交给命运魔女,让她做决定。”依琳非常干脆的将这件事甩给了诅咒魔女,诅咒原典是她翻译整合的,但这玩意不是魔法,弄清楚了一些过去的事情后,她的兴趣就不大了,怎么处理让命运魔女去解决更合适。
她看向郑逸尘补充道:“最好是你亲自交给她。”
“那行,我走一趟吧。”对此郑逸尘不假思索的同意了下来,当即在魔女群里@了一下丹玛丽娜,如果她有时间了自然会回复,忙着的话那就等她有时间再说。
但结果一如既往,丹玛丽娜很快就对郑逸尘做出来了回复,并且越好了见面的地点,想要见面,当天就可以见到。
他稍稍的看了萝丽丝一眼,怎么说呢,丹玛丽娜这种秒回复的情况好像就只对他了,站了起来,将诅咒原典的译本也塞到了那个陨石金属的保险箱里封存,郑逸尘离开火山熔炉这里。
对于历史的探索发现有了新的进度,他感觉原本稍稍松缓了一些的时间又紧迫了起来,威胁不再完全是深渊那边了,而是整个世界本身,这感觉就挺糟糕的。
一处不偏僻的城镇,这个城镇的繁荣程度很高,三大帝国的改革计划让那些偏远区域的人口都整合起来了,这个城镇就是受到改革计划影响的区域,换成以前这里已经能提升为城市了。
然而现在依然是城镇,毕竟所有的人类聚集地质量都提升了,升格的门槛自然会增加。
紫萝酒吧连锁店里,丹玛丽娜已经在这里等着了,在旁边还有不死魔女卡莎。


Copyright © 2022 彬均瑞讀